当前位置:首页 >  都市·青春 > 重生之绝世枭宠 > 第689章 孤独(二)
听书 - 重生之绝世枭宠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689章 孤独(二)

重生之绝世枭宠  | 作者:酱油苏|  2022-09-24 01:09:02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分享到:
关闭

第689章孤独(二)

两人整整旅游了近五年,沿途独啄拍下很多照片,他们每年都会在过年前后给燕廷枭和江栩寄照片,一开始只有孤鹰和鹰出镜。

后来出镜的人全部变成了独啄,有她的个人照,她微微抬手,鹰刚好从空中落到她胳膊上,还有她转头时冲孤鹰笑起来的场景。

孤鹰全部拍了下来,他每到一个地方都要去买很多交卷,再去照相馆让人把照片洗出来寄给燕廷枭。

他们说是旅游,不如说每到一个地方就住几个月,感受一下当地的风土人情,独啄最喜欢法国,她觉得法国的男人特别绅士。

孤鹰听了就一脸不爽,“有什么绅士的,长得也丑。”

“不,长得也好看。”独啄遇到个流浪歌手,是个法国人,长得也好看,但可惜独啄不会法语,跟他沟通不了,只能在他唱完歌后,掏了一大把现金放在他的盒子里。

孤鹰原本以为这趟旅行出来是让自己开开眼界,看看外面有多少美女,结果倒好,反倒是开了独啄的眼,她现在看到很多帅哥,回头再看他时,居然没什么感觉了。

这种感觉实在不妙。

好在两人的法国旅行很短暂,孤鹰没敢再住下去,怕过不久,独啄就要跟他说爱上那流浪歌手了。

后来独啄在街上被车撞到,伤了脚。

孤鹰不离不弃地照顾她整整三个多月,住院的第一个月里,孤鹰天天怒骂司机不长眼,第二个月之后,他一边抱着独啄出去晒太阳,一边说,“其实你这样也挺好。”

两人原先旅游的时候,每天东奔西跑的只觉得充实和疲惫,如今两次住院的时间都不短,两人每天朝夕相处,每每都要体会一次相依为命的那种复杂情感,久而久之,两人之间一开始的革命友情也似乎变了味。

两人的第一个吻发生在洗手间。

独啄站在那洗漱完,撑不住要倒下去的时候,孤鹰扶了她一把,“小心点。”

独啄整个人面朝他,用力搂住他脖子,站稳了才笑了一下说,“滑了一下。”

孤鹰见她笑了,自己也忍不住笑了一下。

“你笑什么?”独啄问。

“你在笑啊。”孤鹰说。

两人对视片刻,气氛忽然就暧昧起来,独啄刚想问他怎么了,孤鹰就朝着她吻了过来。

两人的恋爱经验为零,接吻自然是第一次。

孤鹰压在她唇上许久都不动。

独啄也不动。

就这么压着许久,孤鹰才松开她问,“好像不是这样亲的?”

独啄脸稍微有点红,“他们好像要……那样。”

“哪样?”两人走南闯北虽说看过不少人接吻,倒是第一次亲身体验,难免有种茫然和一知半解的感觉。

独啄想了想,冲他说,“过来一点。”

孤鹰凑近,独啄凑上前,轻轻用牙齿咬住他的唇。

孤鹰只觉得气血下涌,似乎是无师自通般,他飞快地咬住她的唇,然后撬开她的齿关。

独啄几乎站不住,整个人都靠在他怀里。

两人从洗手间出来后,嘴唇都有些肿。

孤鹰说出去一趟,随后咨询了下燕廷枭怎么接吻,燕廷枭什么都没问,直接让老七沈亦白给他发了几部小电影。

于是乎,孤鹰彻彻底底地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。

连带着也开启了独啄的新世界大门。

江栩怀孕的时候,孤鹰和独啄已经在国外注册结婚了,他们就两个人,在神父的见证下,完成了婚礼。

而他们俩都没有穿西装和婚纱,一个穿着衬衫,一个穿着裙子,很随意的打扮,但神父却夸赞新娘子很美。

独啄那天笑得特别美。

结婚后,孤鹰又带着独啄去法国度蜜月,毕竟独啄真的非常喜欢这个国家,也深爱着这个国家的绅士气度。

孤鹰多少也跟着学了些,比如,见面就亲吻对方的脸颊,互道早晚安,在对方精心打扮的时候耐心等待,见了面要夸赞对方比昨天更漂亮,吃饭要先为对方拉椅子,吃完要替对方开门提包。

以及无论什么时候,都要记得给对方拥抱和亲吻。

蜜月这段日子,两个人都过得很开心,出门坐车时,很多人都猜测两人是新婚,孤鹰只觉惊诧,问对方,“你们怎么知道?”

对方笑笑,“看你们的样子就知道了,一般新婚夫妻都这样。”

“哪样?”他满眼带笑地问。

“你们眼睛里有星星一样在闪。”对方说。

车上的人都笑了起来。

孤鹰隔空看了独啄一眼,两人相视而笑。

两人出来这么久,早已爱上旅途中的感受,但是没想到,一个甜蜜的意外来临了,在江栩生下江韧后不到百天。

独啄发现自己怀孕了。

早上她觉得不舒服,想吐,近来嗜睡严重,她担心自己生了病,去医院担心语言不通,便让孤鹰去华人药店买些药。

孤鹰去的时候恰好遇到热情的华人老阿姨,老阿姨问了些情况,听孤鹰说完,她笑着问,“你老婆是不是怀孕了?”

孤鹰一愣,“怀孕?”

“是啊,嗜睡,想吐,吃东西不太想吃是不是?和怀孕的症状很像啊,你先让她测看看是不是怀孕,也可以去医院做个检查。”

孤鹰匆匆买了东西就跑回去,他一路上跑得太急,回到租住的房子时,独啄正恹恹地坐在椅子上,她最近不太舒服,动也不太想动。

见孤鹰回来,她想站起来,却难受地皱起眉。

“你别动。”孤鹰匆匆过去,把袋子里的东西匆匆看了眼说明,随后扶着她到洗手间,“慢点。”

独啄有气无力地问,“不是买药吗?需要我到洗手间?”

“嗯,做个检查。”孤鹰打开那袋东西,把说明书全部看完之后,又拿出手机查了一遍,确定自己看明白之后,这才低声在独啄耳边悄声说了句什么。

独啄有些诧异,“为……什么?”

“别问了,照我说的做。”孤鹰难得强势了些,他额头布满了汗,脖颈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别的什么,有青筋微微隆起。

“你……怎么了?”独啄抬头看了他一眼,“是不是我的病很严重?”

“不严重。”孤鹰安抚她,“等一分钟后告诉你好不好?”

独啄配合他。

一分钟后,两条红杠出现了,孤鹰不知是惊是喜,这个孩子来得太意外,他有些措手不及,他走出去,进了厨房给自己倒了杯水狠狠灌下,随后给燕廷枭打电话。

打到一半,想起独啄还在洗手间,又赶紧把电话挂了,走进去把独啄扶着走出来。

“是什么病?”独啄问。

“你坐着。”孤鹰扶她坐下,“不是什么病,你怀孕了,我们有孩子了。”

独啄满脸苍白,“孩子?”

她看向自己的肚子,有些困惑,“孩子?”

她太惊诧了,没有半分惊喜。

孤鹰从外面回来后,就大概笃定独啄怀孕了,得到验证之后还有些云里雾里不太真切,那份喜悦是从独啄坐在面前时,才一点点从内心深处涌出来。

他有孩子了。

马上就要当父亲了。

但他没想到独啄是这样的反应,他怔怔地问,“你不喜欢?”

“喜欢的。”独啄整个人还有些茫茫然,“可是……我不是病了吗?”

她像是糊涂了一样。

孤鹰忍不住抱住她,“不是病了,是怀孕了,刚刚有个大娘说你这个症状就像怀孕,让我回来给你测一下,你要是不信,我们就去医院做检查。”

独啄一整天都还不太敢信,到了夜里,才想起来要给家里人通信,赶紧爬起来写信,又是涂又是改的,写了好几张都没写成。

最后还是孤鹰爬起来代她写了,就寥寥一行字:我怀孕了。

“这样不太好吧?”独啄读完觉得哪儿怪怪的。

“哪儿不好?”孤鹰问,“你想告诉他们什么?不是想告诉他们这件事吗?”

“是。”独啄想了想,“但是……”

“没有但是。”孤鹰搂着她躺下,“先睡觉,有什么事明天再说。”

独啄躺下没多久又坐起来,“我们回去吧。”

“行啊。”孤鹰应下。

独啄伸手搂住他,轻声说,“我害怕。”

孤鹰愣了一下,这才明白她知道怀孕时那张苍白的脸是想到了什么,过去部落里不少女人怀孕生产都是难产而死,那边没什么好的医疗条件,药医并不是什么华佗在世,救助能力也有限。

孤鹰轻轻抚着她的背,“别怕,我们不回部落,就在外面平平安安把孩子生了,放心,我不会让你有事的。”

独啄点点头。

两人第二天启程回国,历经一周辗转回到悦城。

因为燕廷枭郊区那套房一直没人住,因此,知道孤鹰和独啄回来后,燕廷枭直接安排司机把他们送到那边,知道独啄怀孕后心神不安,他还送了个女医生过去,每天既给她做心理疏导,又给她做检查。

孤独是十二月十八号出生的,刚好比江韧小了一岁。

他是天生的白头毛,一出生的时候,江栩就惊喜地喊,“好漂亮!”

“这一看就是少主儿子,以后有冒充的都做不了真。”梁嘉半真半假地开玩笑,“你看,多好认啊,你看这头发,你看这脸……哎呀这脸好像没有少主好看。”

韩菲儿笑着推她。

病房里热热闹闹的,孤鹰却一直守在独啄边上。

独啄生孩子时,他也跟着进去了,他亲眼目睹孩子在独啄薄薄的肚皮里蠕动,大概是知道自己快要出来了,每一次翻身都能看见他的手和脚,但是苦了独啄,孩子每一次翻身,她都痛苦地双手死死抓紧,指甲深深刺进掌心。

她是个很能忍的人。

进来之前,有很多要生孩子的孕妇,她们一个比一个喊得大声,有些更是哭出了声,但独啄一声不吭,她满脸是汗,但一双眼睛却十分坚定。

在生产之前,她看向孤鹰,说,“如果我出了什么事,你一定要和孩子好好活着。”

当时孤鹰的眼泪就下来了。

他从来不是感性的人,自从长大后,他几乎很少流过眼泪,这是第一次,他因为一个女人而流泪。

“别说胡话。”他握紧她的手,“你没事的,我不会让你有事。”

独啄冲他笑了笑。

他看见她的嘴唇被咬出了血,随后医生冲她喊,“吸气!吸气!准备!”

独啄咬着牙深吸一口气,孤鹰低头吻了吻她的脸,无声呢喃,“保佑没事……”

一声婴儿的啼哭终于响起。

孤鹰立马看向独啄,她还睁着眼睛,只是满脸都是汗水,嘴唇干得厉害,他亲了亲她的嘴唇,“好了没事了,没事了。”

她不说话,只那样看着他。

孤鹰一下慌了,“医生!”

医生被他吓了一跳,抬头问,“怎么了?”

“她怎么了?她怎么不说话?”孤鹰紧张地低头去听她的心跳。

却听到独啄忽然轻轻一笑。

孤鹰这才确定她好好的,伸手握住她,“你吓死我了……”

独啄还在笑,良久,孤鹰听见她说,“我以为我要死了,死之前看到你这么爱我,我突然就舍不得走了。”

孤鹰眼眶陡地红了,他低头吻她,“不许说傻话。”

孤独的成长几乎不费他们心,小的时候孤独被送到了部落,独啄的父母带了段时间,他们觉得外面城市虽然科技发达,但车来车往的不安全,而且坏人也多。

于是,孤独从小就被扔进了……原始森林一样的部落,过了段古文明生活的日子。

独啄接他回来时,他还给独啄见礼,独啄拉他起来,跟他说,以后都不用这样了,以后他要在这里上学,在这里生活。

孤独却有些不愿意过来,他喜欢呆在部落里,部落里打打杀杀每天都有人玩,这里大家都不住在一起,要去找朋友的话,还得去敲对方的门。

而他在部落,只要让人吹号角,广场就会来很多人。

他在这边上学完全跟不上,后来孤鹰和独啄商议,又让他回了部落,等他彻底长大了,有自己的想法了,再问问他究竟要不要在这边生活。

孤独自然是不愿意在城市的,他愉快地回到部落,每天骑马去打猎,部落的女孩子们都喊他将军,因为他母亲是将军,将来他也要做将军的,于是,他为了当将军,每天都十分努力。

他不想丢了父亲母亲的脸。

孤鹰和独啄自然不会强求他回到悦城,只是逢年过节,或是遇到谁过生日时,孤独还是要来参加的。

除此以外,他和江韧几人的关系也还不错,江韧偶尔还会带安淘几人去部落找他玩,权当是过夏令营一样,一群人玩个暑假就回来。

孤独一开始总盼着他们来,后来见大家都有各自的事,他也就明白了,每个人生下来都有自己的使命的。

孤独不知道他们的使命是什么,但他知道,他以后要做部落的将军。

他不再贪玩,每天都练得刻苦又努力。

成人礼当天,孤鹰找他谈话,“你想当将军可以,但是现在是和平年代,你这个将军,当与不当没什么区别的。你要,可以给你,但是……未来已经没有战争了,慢慢的,部落的人都会走向城市,我们的那个世界已经逐渐走向没落了。”

孤独静静听着,他忽然觉得迷茫,不知道以后该做什么了。

“你要不要出去看一看,外面的世界?”独啄问。

“外面的世界?”孤独看向她,“你们房间里那些照片的地方?”

独啄点点头,“对,你出去走一走,大概就会明白你未来想做什么了。”

为了这趟旅行,孤独准备了整整一年,他学了英语日语韩语等简单的生活用语,随后带上世界地图和翻译器出发了。

在飞机上,他遇到一个女孩,对方见他拿着世界地图翻阅,摘了耳机问他,“你要环游世界?”

孤独正在圈自己即将落地的第一个城市,闻言点头。

对方眨着眼看了他一会,又问,“一个人?”

孤独点头。

对方问了片刻,看着他问,“你是哑巴?”

孤独抬头看她,那女孩很白,眼睛很大,里头瞳仁漆黑,衬得皮肤十分白皙,和部落的人不一样,她的身体十分瘦小,他大概一只手就能轻易捏死她。

孤独没有再理会她。

下飞机后,他提着行李箱拦车去住酒店,第二天拿着照相机出门时,在街角再次遇到了那个女孩。

她站在广场中心,闭着眼十分沉醉地拉着小提琴。

孤独不懂音乐,但她拉得很好听,他见周围很多人给她的小提琴箱里放钱,他想了想,也拿了现金送了过去。

那女孩恰好在这个时候睁眼,两人的视线在半空一撞。

孤独忽然想起出门前,母亲跟他说的一句话。

“出去以后,你会看见不一样的世界,也会爱上你命中注定的姑娘。”

【全文完】
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play
next
close
X
Top
关闭
手机客户端
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