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 都市·青春 > 邪王毒妃 > 第308章 结局2:美好的生活
听书 - 邪王毒妃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308章 结局2:美好的生活

邪王毒妃  | 作者:紫荨蔺|  2022-09-21 14:40:03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分享到:
关闭

浑身传来的疼痛,不由让人想骂出声。

睁开双眸,那刺眼的阳光射入,眼睛不由半眯上。

她,不是死了吗?

这是,阴间?

为什么,她觉得她还没死。

视线扫过四周,翠竹做成的家居,清新淡雅,低下目光,身上盖着的被子,耳边隐隐约约传来鸟儿的啼叫声。

心猛地一怔,她没死,难不成,是他死了?

如此想着,她急急忙忙就想起身,掀开被子,却不曾想到。

“你给我安分躺下!”

走进来的人,不曾想到里面的人已经醒来,欣喜还没蔓延,却是被她那动作,不由有些气恼。

身子被人硬生生的按了下去,眼前人那份担心,还有气恼她不顾自己的面容,这般的熟悉,熟悉到一股恨意涌上心头。

沐紫敛紧紧的拽着那人的衣领,双眼瞪着:“你是不是杀了他。”

“若我杀了呢?”看着眼下那一瞪着他的人,眸间已无昔日的恩爱,心有些疼,可这些却是他自己找寻的,但是想到她是为了他,心中仍然有些不爽。

“我……”话语脱口,她却不知怎么说下去,他杀了他,她能如何,杀了他吗?可她哪里舍得下手,垂下眸子,眸中隐约有些泪花闪过,动了动唇瓣,发出的声音不禁有些干涩:“我就陪他一起死。”

陪他一起死。话语落入耳畔,那抬着的手不由一僵,眼中闪过一丝涩意:“那我呢,你愿意抛下我吗?”

“当箭入胸口的时候,我在想,若是下辈子再见,你若未娶,我若未嫁,我便再也不要爱上你。”

她的话语很轻,似一缕清风拂过水面,可惊起的浪花却是层层叠叠,再也散不去。

君瑾夜心似乎被扯开了道口子,灌进了寒风,疼的有些麻木,更多的却是后悔,与内疚。

她再也不要爱上他。

当时的她,心是要多么的心灰意冷啊!

“敛儿,对不起。”君瑾夜眸子一动,挪动了唇,看着那张依然有些惨白的面容,心下更是一痛。

“所以,他,死了?”沐紫敛没有去看他,只是低着头,牢牢的看着那一床被子。他的温柔,他的包容,他的体贴,是她撕毁了他,“那我活着还要干吗?”

“敛儿,他没死。”君瑾夜柔和的说道,可眼眸中几缕心痛闪过。

她,这次会离开他了吗?

她知道他没死的话,会不会和他一起走。

起码,他从未伤她。

起码,他从始至终都只知道保护她。

而他呢?

看着那纤弱的人,心又是一扯,伤口越扯越大,再也愈合不了了。

是他错了,可能不能给他一次机会。

“君瑾夜,你还要骗我吗?你这不是要天下了,既然舍不得我死,又怎会放过他,你当以为我还是以前,会傻傻相信你。”沐紫敛转过头,看着那张不知何时有些羸弱的脸,心猛的一提,却是硬自硬下心,嘲讽道。

“是真的,他没死。”她那怀疑的目光,不相信的眼神,嘲讽的语气,就像一把淬了毒的刀,割着人好不心碎。

“怎么可……”沐紫敛还没说完话,可门口走出来的人,瞬间让她怔在了当场。

目光温柔,那一张脸,眉眼如画,嘴角边的笑容,依旧有着安抚人的能力。

是他,真的是他。

“敛儿。”

一声轻柔的呼唤,唤回了她的思绪。

那泪,早已无所顾忌的,顺着脸颊流了下来。

他真的没死,真的。

“我说过,他没有死,所以不要哭了。”君瑾夜半蹲着,弯着腰,轻轻把她脸上的泪花拭去。

她到底懂不懂,她的泪水是多么的刺人眼,而且,还是为他流的。

“敛儿,放心,绝灵子我疗伤过了,君瑾夜,也把大把大把的灵丹妙药送了过来,所以我没事。”南宫尘轻轻一笑,看着她没事,他也安心了。他还是出去比较好,便敛下视线,走了出去。

越弄越糊涂,沐紫敛不由转过头去,瞧着那张妖媚的眼。

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

君瑾夜坐在床边,一五一十的把从吴城开始发生的事全部告知出来。

沐紫敛深深吸口气,敢情一开始,她就是被他两联合算计了。

麒麟玉,必须要宿主死才能出来,可是它却有一个特性,若是找到命格相同的人,这宿主可以换的,但是只能换一次。

所以,这两人为了保护他,才说她死了,这期间却是找到了一个跟她命格一样的人,封她为皇后,说她能治瘟疫,只是为了把众人的目光吸引过来,但是却没想到她却跑了出来,到了皇宫。从一开始君瑾夜就认出她来了,原是想着她安安分分待着也好,等到封后大典后,云澜和她,宿主交换,然后杀了云澜,取出麒麟玉。却不曾想到,云澜认出她来了,才有了后面一大堆事。

“那,云澜呢?”沐紫敛目光微眨,终归那个女子也是个可怜人,只是为了心中所爱罢了。

“我从一开始便说过,这是一场交易,我要她的命,她得到尊贵的身份,来解救她那贫困的父母。”君瑾夜知道沐紫敛在想什么,目光牢牢的看着她:“我本想着,伤了你,就能借着取出麒麟玉来让你和云澜交换,后来索性就先打伤她,然后射杀你,求绝灵子,让麒麟玉寄宿在云澜身上,然后……”

“所以,她死了?”

“嗯。”君瑾夜点了点头。对于云澜其实他什么感情也没有,直到最后,他有的只有恨意,是她害敛儿受了这些苦,可想到底,也就算了:“我让人好生安葬了她。”

沐紫敛垂着头,不再去瞧那一张脸。

他是没有伤她,是因为他找到了办法,可若是没有了云澜,他会如何做?是不是就这么把自己杀了,来换取江山。

“敛儿。”君瑾夜环住那低头的人,他不敢去想如果,起码,现在的结局是好的,看着怀中的人,低声轻诉道:“敛儿,这天下我又还给了君瑾轩,我再也不是皇上了,只是一个平民百姓,不知,你可愿再嫁给我。”

话落耳畔,沐紫敛身躯猛的一怔,转头看向眼前的人,他这是什么意思,这天下不是好不容易从君瑾轩手里夺来的吗?

“反正也出了恶气,君瑾轩也尝到了苦头,这天下的担子太重了,交给他比较适合,我还是担着你和孩子的责任比较好。”君瑾夜一笑,笑容间又浮现那般狐狸的神色,可也洋溢着一丝幸福。

“孩子?”沐紫敛眉间一皱,什么孩子。

“敛儿,话说,你这医术,真是要多学学了,还有常识,也自己怀孕快三个月了,都不知道。”君瑾夜一想到,她当时是怀着孩子,却还受了一箭,这心就止不住的颤抖,怕孩子有事,更怕她会出事。这一个结果,他宁愿死,也不愿去想。

“哈?”沐紫敛看着君瑾夜抚摸着自己肚子那般慈爱的样子,她真的怀孕了?

“敛儿?”君瑾夜瞧着眼前呆滞的人,挥了挥手,试图唤回她的思绪。

“我,怀孕了?”沐紫敛依旧有些不敢置信。

“是。”

“怀了你的孩子?”

“嗯。”君瑾夜不由狠狠的瞪着眼前那张有些呆愣的脸,不是他的,还会有谁的,三个月前他们恰好在吴城,也恰好发生了,咳咳~

“敛儿,不是我的孩子,还会是谁的孩子,难不成!”

沐紫敛不由白了他一眼:“你当以为我是你博爱的很。”

“敛儿,你在吃醋。”

沐紫敛继续无语的看着眼前洋洋自得的人,他敢如此对她,不管任何的理由,她绝对不会放过他,想让她孩子,叫他一声爹,呵~

然后的然后,故事结束了吗?怎么可能!君瑾夜悲惨的奴隶生活才刚刚开始。

“君瑾夜,我要吃葡萄,给我拨了皮,送我嘴里。”

“是。”君瑾夜恭顺的摘下葡萄,拨了皮,送入沐紫敛嘴里,一颗接着一颗。

“君瑾夜,这地有些脏了,去扫扫,碍眼。”

“是。”君瑾夜拿着扫把,认命的做着丫鬟的活。

“君瑾夜,我想吃西城的臭豆腐,给我买来。”

“是。”君瑾夜连忙快马加鞭的把臭豆腐买来,送到那正坐在太师椅上,在阳光下晒着日光浴的人手里。

“君瑾夜,屋子里有蚊子,吵得很,给我把它拍死。”

“是。”屋子里顿时浮现了那一上一下,死命追着蚊子跑的人。

“君瑾夜。”

“怎么了?”君瑾夜连忙跑了过去,恭敬的站在一边,等待着他娘子的吩咐。

“什么怎么了!我要生了!快给我叫稳婆去!”

一句高喊,那瞬间消失的人。

稳婆稳婆,在哪里,在哪里?他娘子要生了。

然后,房中……

“啊!死君瑾夜,他娘的,你的孩子你自己生,干嘛我生!”

一记撕心裂肺的吼叫,君瑾夜连忙停住了那来回在门口,不安的脚步,连忙向那门口奔去,便跑着便喊着:“敛儿,我来生!”

只是还未到门口,却是被一人拉住。

南宫尘终是看不下去了,现在的君瑾夜整一个妻奴,敛儿,说什么,他就做什么。现在倒好,竟然说出,孩子他来生的话,他也得自己会生啊!

“君瑾夜,你是男的,不会生孩子。”瞧着那早已三魂不见七魄的人,南宫尘无奈的叹了一口气。这那还有个原先君王的样子,虽然现在他早已不是皇上了。

啊?也对哦!君瑾夜回过神来,可随即连忙又朝屋子里喊去:“敛儿,我不能帮你生孩子,我们不要孩子了,不生了,你可不能有事啊!”

南宫尘看着那焦急的不成样子的人,松开了手,默默的走到了一旁。

现在的君瑾夜,他绝对不认识,丢人。

终于,屋内传来了婴儿哭的声音。

门打了开来,产婆两手分别抱着两个孩子出来,笑呵呵道:“快来看,是龙凤胎啊!恭喜……”

话语还没说话,那眼前的人早已不知道去了哪里?

南宫尘微微一笑,走上前去,看着那紧闭着双眸的婴孩。

还好,他们的结局是好的。

君瑾夜哪还管的了孩子不孩子,一颗心啊!都在床上人的身上。

“喂喂喂,产房不要随意进。”绝灵子开口阻止道,可这人影啊!早就闪了进去。

“敛儿,对不起,害你受苦了。”君瑾夜瞧着那床上那虚弱的脸颊,心疼的不行。早知道生孩子会这么疼,他绝对不要孩子了。

“你也知道啊!”本是哀怨的语气,可看着那张担心的面容,想到他刚才喊得那一句,他来生,不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。

“敛儿,你笑什么?”

“笑你不会生孩子。”

“我们以后不要孩子了,好不好。”君瑾夜一想到生孩子会这么痛苦,他绝对不要孩子了,孩子再重要,没了她,也便什么都不是了。

瞧着他那关切的样子,沐紫敛心不由一热。

她和他的孩子,不管多少痛,她都会生下来,因为这是他的孩子。

“来,君瑾夜,瞧瞧你的孩子,做爹的连孩子都不瞧,当心以后孩子不理你。”绝灵子瞧着那张脸,就不由自主想要打趣。

孩子?君瑾夜这才想起来,看着产婆把孩子抱到他面前,原来是龙凤胎啊!一男一女。

“敛儿,你辛苦了。”

“知道就好,以后知道怎么做了吗?”

“以后你说一,我绝不说二,你往东,我绝不往西。”

瞧着君瑾夜那一副郑重其事的样子,南宫尘和绝灵子不由相视一笑。

君瑾夜低下头去,想去逗弄下他两个孩子,却没有想到,他们早已笑了起来,可这笑容,咋感觉像是在嘲笑呢?
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play
next
close
X
Top
关闭
手机客户端
APP下载